<thead id="oisgj"></thead>

  • <tbody id="oisgj"><noscript id="oisgj"></noscript></tbody>
    <button id="oisgj"><object id="oisgj"></object></button>
    1. <em id="oisgj"><acronym id="oisgj"></acronym></em>
        1. 石家莊二中南校區 石門校區 石家莊二中西校區 潤德校區 雄安校區 石家莊二中第一實驗小學 石家莊二中校友錄 防范非法集資
          石家莊二中 微博
          我校潘幸泉同學小說《攀巖》在《中國校園文學》刊發
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0-11-12 10:15:58 點擊次數:38366

          潘幸泉同學小說《攀巖》在《中國校園文學》刊發

          潘幸泉

          石家莊二中高三學生,校學生會主席,全國學聯27大代表。中國作家協會會員,河北省七次作代會代表。榮獲葉圣陶杯全國十佳小作家、首屆賈大山文學新人獎、全國最美中學生標兵、宋慶齡獎學金、河北省首批新時代好少年等榮譽稱號。已出版個人作品集《記憶的顏色》《心有天堂》《與逆》《渡鐘》、合集25本,在各級期刊發文200余篇。

          攀 巖

          學校組織春游的時候,我們班起哄去攀巖,幾個小伙子干勁十足,女生們咔咔拍照,最后大家央求菊老師也來玩一把。

          菊老師是個女老師,二十三歲,假小子打扮,身材很好,特別有青春氣息。她拗不過我們,穿上裝備,矯健地先發制巖,像只燕子似的飛快爬了幾蹬,現場爆發出不絕于耳的歡呼聲與掌聲。

          爬了不到一半,她往下看了一眼,說:“不爬了,就這樣吧。”那樣子不像是沒力氣,我們就央求她再爬兩蹬,但她還是執意下來了。女孩子們圍過來問她是不是恐高,她大氣不喘,好像什么事也沒發生。

          “老師不恐高,我是怕壓死人。”

          女孩子們笑成一片。

          “成就生命的人——你打算做一名老師?”菊老師的辦公桌放著Hello Kitty的小鬧鐘,幼稚得看上去有些年頭,但她很喜歡,總是像現在一樣揉捏它的耳朵。

          “是的。”我說。

          Hello Kitty的耳朵看上去很光滑,菊老師思考的時候就去摸,“很適合你。但是,當老師,除了才華,還需要信仰。”

          我向來認為菊老師是信仰堅定、神秘莫測的老師,但我沒說出口。

          “傳道、授業、解惑三重境界,我剛來實習,就受到指引,一定要慢慢悟。教育給予人第二次生命,因為神圣,所以需要信仰。”

          她示意我坐下,準備好了一只小茶杯,滿上了可樂。

          蟬聲轟鳴的時節,蔥綠的樹木肆意瘋長到遮天蔽日,垃圾桶和某些蟲子的臭味與樹木潮濕的草香詭異地并糅在一起。狹小的住宅區可以被任何東西塞滿,孩童的尖叫,婦女的唾沫,男人的牛皮,情侶在隔壁打情罵俏;單元樓門口女人們磕了一地瓜子,聊騷四樓的女人又被男人甩了;這邊大學生回家,鄰里們大聲吹噓他有本領有學識,見他走遠又嘮開了,說他爹蹲了局子,他娘又想著上吊,可憐的娃娃,讀書無用……

          我們的老舊小區被周圍烏泱泱的大廈包圍,雞蹲鶴群似的成為獨特的風景線,像門衛大爺一樣守在時代的交界處,鐫刻一代人無法忘懷的青春和勤勞?偣擦鶎痈叩臉欠,樓梯里寫滿了小廣告和青春期的臟話,以前我奶奶經常清理這些,可自從她去世后便沒人再搭理這些污跡了。我在這個小區生活了十八年,在這里見到了最可憐、值得同情的人,他們卻活得利索。我很喜歡這兒,生命的氣息和跌宕穿林走葉,繞到大人的嘴巴和小孩的玻璃球里。

          不知為何,我對四歲那年的印象特別深刻,興許是發生了許多事,其中有我奶奶去世的事,還有我父母離婚的事。除此之外,便是諸如南方發生大地震啦,北方開了奧運會啦,隔壁單元有一個小姐姐跳樓啦等等和我沒什么關系的記憶。那年的事被蠟筆涂抹上鮮艷的顏色再糊到我眼前轉來轉去,我第一次聽到“光怪陸離”這個成語時就想到了它們,沉甸甸、斷章取義似的代表了我的童年。后來我猜想四歲的記憶之所以那樣深刻,是因為真正見識到了“生命”。奶奶的消亡、父母的自由、人類的渺小、運動的磅礴,等等。跳樓姐姐的事我一直搞不懂為什么會被記住,那個姐姐我不認識,據說還不到十歲,最后未遂,按理說沒有理由打破我認知的因素存在。

          “或許和你身邊的人有關吧。任何東西都是圓的,從這里出發,再返回這里。”菊老師的手指在書桌上轉了一個鮮明的橢圓,“地球是,人際是,知識是,愛恨也是。我們付出的、擔負的一切都不會浪費,或許就藏在其他事物里,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回報我們。”

          誠哉斯言。我剛剛十八歲,我期待和那個姐姐的相遇。

          那個姐姐的事我只能從其他阿姨的嘴里聽來,我的父母和小伙伴們都莫名閉口不談。阿姨們會把我叫住,唾沫星子噴到我眼里,說些什么我全忘了,只記得她們身上有潮乎乎的抽油煙機味和口臭味,此后我每次見到她們都要憋氣問好,以至于她們總覺得我鼻子有點問題。被她們吵煩了,我回家時看到樓道天花板上的窗井,搬了個凳子爬到窗井里,第一次站上天臺,據說那個姐姐就是在這里跌落的。我沒敢往天臺邊緣的欄桿走,只見遠方的公園和大廈在記憶中扭曲成魔女的笑臉,對我說:這才是世界,這才叫廣闊。風景真美,但我有點害怕,因為外面讓我看不到和小區里一樣擁擠的生命。遠遠聽見我家大狗的狂吠,我心下一驚匆匆趕回去,父母紅漲著嗔怒的臉,尤其是媽媽不住地發抖,發狂地拽住我的衣領把我從窗井生生扯下去,將我狠狠摔到冰冷的水泥地上,拿來墊腳的小板凳磕到我的腦門,緊接著就是他們的拳打腳踢。我哇哇大哭,但也清楚那是他們氣急了才這樣揍我的。不久后,父母離婚,我跟了爸爸,因為媽媽總是很急躁。她哭了,我沒看見,但我能感到她哭得很難過。

          “可憐天下父母心。后來見過媽媽嗎?”菊老師搖晃著茶杯,可樂滋滋冒著氣泡,看上去相當可口。

          最近見過。我終于繞到正題上,爸爸快不行了,媽媽來照顧他。她和十四年前一模一樣,易躁、惹人心煩。她和爸爸不是一種人,不知當初是什么讓他們走到一起,又生了我。”

          菊老師噗嗤一聲笑出來,杯中的可樂也逗得抖起來:“你還不太懂,愛情有時需要不同,太相似反倒互相傷害。你父母的沖突或許不能被‘包容’調和,所以彼此選擇了追求自由。”

          是。他倆最相似的地方就是都很倔,誰也不聽誰的。

          “你聽誰的呢?”菊老師把可樂放在桌上,燈光的倒影在杯口焦躁不安。

          我抬頭。這個問題從我第一次思考人生時,它就像理不掉的小廣告一樣在我心里胡亂涂抹。爸爸是勇士,面對熊熊大火在我們的家園撕開地獄的入口時,他只身擋在門前,救出被魔鬼拉扯的生命,哪怕他的全身被妖魔的烈焰灼燒。媽媽回來第一件事就是責罵他,不可以這樣,愛你的人會難過。她摟著我哭,當著我的面詆毀我爸是不負責任的白癡,置最該守護的人于不顧,總熱衷于拯救與自己無關的人。媽媽這樣吵鬧,讓我想到小區長舌婦們的口臭,最該用一把瓜子皮封住她的嘴。

          人們稱頌爸爸是英雄,我不否認。但英雄不是神,也是凡胎肉體,沒有足夠強大的力量兼顧世界一切美好的愿景和承諾。我清楚爸爸愛我和媽媽,卻甘于輕視我們的愛,這樣做能被我們原諒嗎?我一直在所謂大義和小義之間徘徊。

          “世界上的矛盾和錯誤,大多不是由惡意產生的,恰恰正是每個人的善意。”茶杯中的可樂逐漸安靜,倒影里的吊燈也如童年歲紀的世界一樣清晰且易碎,“每個人堅守的信念不同,會造成各種各樣的誤差、痛苦。與其怨恨,不如學會評判不同的聲音,再找準幸福的方向。”

          四歲那年登上樓頂的那天,我還萌生另一種想法。公園和高樓扭曲成那張魔女的笑臉,召喚我成為躍出小區的人,我可以為了堅守的那個東西選擇艱難甚至危險,區別于喧喧嚷嚷卑微可憐的靈魂,老去后不會像那些蹲在門口每天為八卦欣喜的婦人……每個人都走在與平凡和解的路上,只要有那么一丁點兒區別于我童年的家長里短,我就體味到生命的價值了。

          父親是我的偶像。我悄悄濕了眼眶,但忍住了,又說,母親是我的母親。

          菊老師微笑。端起可樂煞有介事地晃了晃。

          菊老師呢?我想聽聽菊老師的意見。

          可樂濺出來一些,清涼涼滴在我手背上。她的眼睛是淺淺的褐色,和我的奶奶的一樣。

          “我小時候喜歡看雜志,一次讀到一篇講高空極限運動的故事,不知為何突然向往起那樣的生活。我怕狗,六樓的那只大狗有時會臥在主人門前,我便不敢上六樓。那天我們玩捉迷藏,有人跑到六樓去了,我只好硬著頭皮上去找,幸好大狗不在,就是那回,我終于見到了一個奇妙的東西——窗井。那一刻我簡直欣喜若狂,那就是能通往天空的地方吧!窗井很高,附近沒有梯子,在小伙伴的幫助下,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到窗井梯上,上面沒有鎖,我推開小門,終于登上了屋頂。當時我整個人都傻了,我從未見過如此廣闊的世界,俯瞰小區外,花園的綠地竟被冬青拼成了一個笑臉,向后轉還看到建筑工人吊在空中丁零當啷敲打工作的樣子,仰頭能看到沒有遮天蔽日樹木的遼闊蔚藍的天、玫瑰一樣的云。我把小伙伴們拉上來,大家都扒著欄桿欣喜地向遠眺望。哇!真是太美好了。十幾年過去了,我依然記得當時有多么快樂。

          “有個小男孩問我怕不怕,我說不怕啊,往下看地面的人小得像螞蟻。小男孩支支吾吾央求能不能回去,他說往下看時肚子痛,大家就笑話他膽小。此后我總愛跑上樓頂玩,有一回被六樓大媽看到,把我拽下來狠狠罵了一頓。她又把我提溜到我媽跟前數落一頓,最后找物業趕緊封掉了窗井。我媽當時氣得狠打我屁股,哭過一通我仍然沒覺得自己哪里做錯了,畢竟那兒根本沒他們說的那么危險,再說了,我一點也不害怕,但把窗井封掉讓我心灰意冷。過了兩周我又忍不住去看,發現根本沒封,于是我又經常躲著六樓大媽上樓頂,每當眺望遠方時,我都格外安靜。我想,從這一刻起我和樓下的人就不一樣了,我要成為一個和所有人都不一樣的人。

          “有一天下雨,我又爬上樓頂,撐把大傘,想看看雨中的街區是什么樣的。這時突然聽見樓頂有大人的聲音,我慌了,急忙找了個角落藏起來,才沒被他們抓住。我松了一口氣,但沒想到后來又開始打雷,看見樓頂上的避雷針,我這才感覺到了危險。我想從窗井下去,卻發現窗井居然被鎖上了!剛才那個大人是來看房頂上有沒有人的!我一下子崩潰了,大聲哭喊,沒有人應答,我就扒著欄桿往樓下大喊,誰來救救我,快來救救我。我看到六樓的大媽在樓下,像是剛買菜回來,她抬頭看見是我,嚇了一跳,操著濃重的方言叫我別亂動,說馬上來救我。我哭得說不清話,樓上風好大好冷,我錯了,我錯了。我死抓著傘,除了傘我沒有任何可以依靠的東西。恰在此時,吹起一陣極端強勁的風,那是我經歷過最狂野的風,吹跑了我的傘,我沒來得及撒手,整個身體已經被傘帶出了樓頂。一切都來不及了,連思考都來不及,周圍的一切全部被冰冷的雨水扭曲了,瞬間這個世界如假的一般,仿佛我沒有上房頂,我現在經歷的一切都是不存在的、都是虛妄的構想。

          “我本來已經死了,但我還活著。死神要在這個夜里從世界上帶走一條生命,有人已經頂替了我的名額。我壓死了六樓大媽,我媽告訴我六樓大媽的雙臂張開,像在擁抱什么,在迎接什么,我在那一瞬間想到了母雞。自那以后,我再也沒有玩過老鷹抓小雞的游戲,每次看到別人玩,我就害怕,怕老鷹來抓我,母雞卻已經死了。當然,自那以后我就沒有朋友了,大家說我是壞孩子,是掃把星,我來這個世界上是要奪走人命的。我說我不是,我帶走了大媽,我的血沾了她的血,她的狗對我很親熱,她現在就在我的背上,我有兩條命,接下來就要賦予人生命。”

          “教育,給人第二次生命。”菊老師把她晃了好久的可樂遞給我,我順勢接下。

          “如果你還沒想清楚,這個周末我帶你去個地方。”

          我含淚笑了出來,一口氣將倉皇吞了下去,打了個大大的嗝。

          周末,親戚們有時間來照顧父親,我便去找菊老師。她拉起我的手,選擇平凡的出行方式——坐大巴車。我坐在靠窗的位置,錯綜的路線與記憶逐漸疊印起來,我似乎明白菊老師要帶我去哪。下車,夏日的午后聒噪難堪,蟬鳴從童年的記憶跳脫出來,成為另一個世界的入口。菊老師帶我到戶外運動基地來攀巖,恰好看見了兩個小姑娘被嚇得爬不動的窘態,地面上的大人正在竭力給孩子們加油打氣,可她們撐不過兩蹬就下地了。

          “不恐高吧,等會兒我們也來爬。”

          我們?

          “對,我也要爬。”菊老師露出狡黠的微笑,不禁令人心情舒朗。

          巖壁上的第一塊巖點在我手心里摩挲片刻,造型像漂亮的貝殼。我一發力,貝殼被我踩在腳下,沒有海邊的貝殼那樣脆弱易碎,它結結實實地撐住我,我將踏著貝殼向海藍的天空行進。

          天空真的是藍的嗎?我并沒有抬頭看那么遠。在我面前一樁又一樁的抉擇仿佛都在指引我走向終點,帶上酸麻到發抖的雙腿,思忖扭曲的落腳方向,被硌腳的巖點逼退一步,再繼續向上,這就是我曾想要的,我會為了登上頂峰選擇艱難,甚至危險。

          執著于一件事時是難以聽進去任何聲音的,加油的也好,勸阻別逞強的也好,攀巖助理小哥的建議也好,統統只是耳旁風。當面對獨自一人才能行走的路,他人的聲音終歸不能左右我的選擇,我需要在既定的框架下摸索出最適合我、最令我安心的方向,連終點是什么樣我都無暇思索。菊老師到終點了,我才發現,她并沒有同上次一樣半途而廢。她遠遠地俯視我,臉上招搖著勝利的微笑。我撲哧一聲笑出來,老師真的很年輕,她同樣行走在與世界和自我和解的攀巖路上。這一路不存在終點,只要活著就必須不斷向上行進,有時會踩錯甚至落空。此刻我才明白菊老師為何如此強調“信仰”。不論你相信的是什么,它都會像在地面為我們保駕護航的小哥一樣,成為我們義無反顧執著向前的資本與底氣。

          我終于肯抬頭望天了。每一叢深沉寂寞的海藍的風擁抱我,親吻我,我感到全身心被包容與祝福;我在此升華成風,再凝結成雨,滴入媽媽的眼淚中,每一個我都被溫柔相待了;我想歡心雀躍,手舞足蹈,日光稀釋我內心掙扎著的歡呼和哭泣,每一個我都前所未有的感性之至;從天空遼闊的深處走來的歌謠,是遠方對兒時的我的呼喚,我現在要學會去唱它了。

          我秉著一口如釋重負的呼吸,和菊老師一樣,手攀上了最高的一塊巖點。我的雙腿抖得更厲害,雙腳內側也被巖點鉻得又酸又痛。正在我想返回時,菊老師聲音不大,但準確地順風吹進我的耳膜,很嘹亮很清遠,我永遠記得那句話。

          “你還可以往上,要去嗎?”

          我明白她的意思。下一個目標是我要站在最高的巖點上,意味著我的手再無巖點可抓,可想而知這是相當危險的舉動。

          底下一片嘈雜,但我什么都聽不到,只是覺得安全帶被小哥吊得更緊了些,他想讓我趕緊下來。我的雙腿仍然顫抖,手輕輕握上最高的巖點,它就在我的手里,離我這么近。

          頭頂上有飛機的轟鳴,我閉上眼,那由遠及近再及遠的聲波像一只巨大的大雁,它的翅膀鼓來圓滑的清風,將我的猶豫全部吹掉。我突然平靜下來,吐出那口如釋重負的氣,拽上安全帶向后躺去,在小哥的支撐下返回地面。

          “我做不到。”我的腳還稍稍有些酸痛,“我可以有堅定的信念,可以有區別于眾人的夢想,但我要懂得量力而行,適可而止。這就是我的做法。”

          菊老師拍拍我的背,到旁邊買了一瓶可樂遞給我,我一口氣悶了半瓶,剩下半瓶她也一口悶,然后大張臂膀,泄憤似的把可樂瓶丟進垃圾桶。

          我們大搖大擺地離開了基地,菊老師在告別的路口等車。她的身子很瘦,步伐卻永遠矯健。那瘦小的身軀承載了不止一條靈魂,因此她干練、慈愛,如果有需要,她可以變成任何一副模樣。

          我也許沒有爸爸那樣拯救生命的勇氣,但如果可以,我想做一名老師,成為成就生命的人。我想起曾對菊老師說過的這句偉大的話。

          高考最后一科結束后,有個神秘的聲音呼喚我立刻跑起來,我不知這意味著什么,但我照做了。街邊五光十色的景觀在我眼里跳躍流轉,越跑越覺得不真實,被絆倒時連痛覺都沒有。我追尋的腳步越來越緊,到最后如逃命般全身泄了力氣,雙腳卻本能地向前奔跑。到了醫院,連氣都沒來得及喘,看見媽媽和親戚們推著病床穿越廊道,“走了走了。”媽媽嘴里不停念叨。

          走了走了。

          走了走了。

          走了走了。

          他們看都沒看我一眼,我背靠著墻面蹲坐在原地,風箱似的粗聲喘氣,眼睜睜目送病床駛向慘白的燈芯里。這燈光太白了,多傷人心啊。我啞著喉嚨朝遠去的病床叫了聲:

          奶奶來了!奶奶來了!

          我確信爸爸聽到我的聲音了。他縱身投入光中。

          回家時我把樓道的小廣告清理了一遍,還沒多久,鄰里的婦人和孩子們拎著大包小包的禮物來看我。我一時大腦空白,不知該說些什么,連問好都堵在喉嚨里。閑話最多、嘴最臭的那個阿姨握緊我的手,“閨女,好閨女,上輩兒給你積德……”

          我這才記起來哭了。小區里擠滿我的哭聲。

          作者創作談:

          攀巖日志

          文/潘幸泉

          《攀巖》寫得并不順暢,因為今年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創作瓶頸期,為了形象說明這次瓶頸期有多艱難,我將這段時間稱作“吸管期”。

          張三的眼、李四的嘴、你的經歷、我的性格,組裝起來一群人,構造他們的故事,這曾是我擅長的,但現在已經不能令我滿意了。盡管我一直信奉“藝術源于現實生活”,但如今也逐漸被現實“綁架”,以至疫情宅家期間,由于創作缺少了生活素材,我的靈感幾乎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。

          于是我做出了改變。我要嘗試更大膽、新穎的故事和寫法。如果一直躲在自己的舒適圈里,遲早會被它吞噬。沒有覺悟和勇氣突破局限性的創作者是失敗的。

          坎坷是必然的,不管怎樣給自己加油打氣、逼迫自己,這套純靠主觀能動性的戲碼還是不起作用。于是我暫時歇筆,磨刀不誤砍柴工。這一歇倒是歇出來點名堂,我又閑不住搞起了批評,尤其針對一些作品“好牌打爛”的現象,我義憤填膺地碼評論、寫長文。令人欣喜的是,這份工作進行了一段時間后,我的一整套創作觀明了了很多。

          評論一部作品時,我對創作章法的應用更加清晰和熟練。我是堅定的傳統寫法執行者,并相信通過學習前人的智慧,可以將作品的精神內核最大程度傳遞給讀者。以前我總是愛讀那些優秀的作品,現在有了些改變:有時讀一些瑕疵比較多的作品也是很有必要的,在學習的同時,更多地可以反思自己的創作。

          沉淀了幾個月后,我開始動筆創作!杜蕩r》這篇小說的背景是我的童年,嘈雜擁擠的老舊小區,蹲在城和村的交界口,人們習慣稱之為“城中村”。魯迅先生曾說過:中國的老百姓大都是市儈的,愛貪小便宜的,但他們的內心也是最善良的。我想描摹的就是這樣的人文環境,平凡與嘈雜中誕生出崇拜英雄、舍生取義的理想家,純潔的他們會為維護老百姓奉獻自己的生命。我并不想評價到底市儈更好還是清高更好,人各有各的活法,我沒有資格站在道德制高點上批評誰。所以,文章中“我”的選擇是相對折中的,可以說這是一個“弘揚大愛無私”與倡導“尊重他人價值觀”同在的故事。

          在文章里我運用了幾個“鏡頭”語言,文章的所有情節都在我的腦海中以電影形式播放了一遍。比如茶杯中的可樂,隨著人物情緒波動同樣會也相應地變化;比如第二次攀巖時的意識流,我認為這是一種相當“作弊”的寫法,在描寫劇烈的情緒波動時確實好用,如果我是導演,我會在鏡頭中安插海浪聲、偌大到失真的飛機、終點的野菊等意象。

          《攀巖》是我打開新思路、真正踏上“有章法的寫作”之路的一個轉折點。我自認天賦不高,因此唯有反復練筆、廣覽群書、不懼評論,才能寫出更優秀的作品。同時,我第一次有意與許多人理解的“正能量寫作”隔開了一段距離。我們有時需要“反雞湯”,贊美市儈并不意味著否認善良,而是對多元價值觀的敬意。無法突破局限性的創作者是不合格的創作者,我們需要探究當下社會和時代到底需要什么樣的文學,從內深入挖掘和瞄準,再進行深入人心的思想引領,而不應只是做做表面文章,僅將“正能量”寫在卒章顯志的位置上就萬事大吉。

          精彩評論:
          成長主題與青春書寫

          文/ 吳正毅

          (兒童文學作家、評論家)

          《攀巖》是一篇情感表現極其細膩的成長小說,展現了十八歲少女成長過程中內心的困惑與風暴。作者潘幸泉正好也處于這個年齡,對她來說,書寫同齡人的故事,應該是一個比較熟悉且有感悟的題材。她觀察、聆聽、思考,小說中既有青春期的迷惘與傷痛,更有不愿服輸、勇敢前行的少年情懷。

          《攀巖》是小說的題目,也是作品重要的線索。小說中《序言》與第三部分都描寫了《攀巖》的過程,而在“我”和菊老師的回憶中,兩人都曾多次爬上老小區的“窗井”。“窗井”和“巖壁”這兩個意象,在作品中有著前后相承的關系,它們都是通向一個更高遠、更廣闊世界的階梯,但是同時又具有一定的危險性。作者通過這樣的意象來展現少女渴望冒險、尋找自我、追求理想信念的內心世界,這種意象選取和情節設計的方法頗能體現作者的創作功力。

          同時,《攀巖》也是一篇結構非常完整的小說,作者將懸念與巧合融入作品的敘述中,讓讀者一直保持著強烈的閱讀興趣。作者尤其注重情節上的呼應,對于前文埋下的伏筆,后文都有進一步的詮釋或演繹。例如在小說的開篇,菊老師說;“老師不恐高,我是怕壓死人。”這句話似乎只是老師的幽默。但后文慢慢揭曉菊老師童年的傷痛往事,她因為意外墜樓而壓死了樓底下想救她的大媽。此時,再想起這句話,讀者可以感受到菊老師心中未解的心結和復雜的情緒。而“我”念念不忘的“姐姐”,竟然就是菊老師,她的故事彌補了“我”兒時記憶中的空缺和疑惑。這樣的情節呼應在小說中隨處可見,可見作者是一個非常嚴謹和細致的人。

          小說語言生動流暢,許多細節有很強的畫面感,字里行間洋溢著充沛的感情。美國小說家E.L.多克托羅說過:“好的作品會喚起讀者的感覺:不是正在下雨的事實,而是被雨淋的感覺。”潘幸泉的文字就能夠喚起讀者身臨其境的感覺。菊老師童年時第一次爬上窗井,“俯瞰小區外,花園的綠地竟被冬青拼成了一個笑臉,向后轉還看到建筑工人吊在空中丁零當啷敲打工作的樣子,仰頭能看到沒有遮天蔽日樹木的遼闊蔚藍的天、玫瑰一樣的云。”而當“我”終于攀上巖壁高處時,“我終于肯抬頭望天了。每一叢深沉寂寞的海藍的風都擁抱我、親吻我……我想歡欣雀躍、手舞足蹈,日光稀釋我內心掙扎著的歡呼和哭泣……”這些文字將登高望遠時遼闊喜悅的心情表達得淋漓盡致,讀者仿佛也能感受到高處涼風與日光的洗拂,因此就更能理解小說所要表達的“堅持信仰、不斷攀登與超越”的主題了。

          對于短篇小說來說,故事很重要,而人物的塑造同樣重要。在《攀巖》中,第一人稱的敘述視角、大量心理描寫的填充和襯托,使得“我”的形象還是比較豐富立體的。“我”在環境嘈雜的老小區里長大,父母因性格不合、價值觀不同而離婚,后來父親又因為在大火中救人而生命垂危。“我”的困惑、叛逆、倔強和理想,在小說中都有清晰的呈現,這是完成小說成長主題的一個重要保證。但是,小說中菊老師的形象略顯單薄。菊老師是“我”成長過程中的重要導師,但是她的一些語言略顯生硬和說教。另外,她在墜樓之后,是如何在輿論重壓和內心煎熬中找到生活的信仰的?她為了鼓勵“我”,又是如何克服內心障礙、輕松攀到巖頂的?這是塑造菊老師形象的關鍵環節,但在小說中過于輕描淡寫,不免有些削弱了人物的說服力。而“小區阿姨”(包括“我”的母親)這個群體的形象,也略顯有些扁平化,庸俗、口臭、多嘴,僅僅成為青春蓬勃的“我”與菊老師形象的反面參照。幸好在此時,“六樓大媽”這個人物出現了。作者對她著墨不多,然而人物形象卻是異常豐滿。她看起來喜歡“多管閑事”,是“小區阿姨”中的一員,然而在關鍵時刻,她本能地張開雙臂想要保護從窗井邊墜落的小女孩。她的震撼死亡,展現出復雜豐富的人性色彩,打破了人物的扁平化,是小說中的神來之筆。

          作為一篇體現成長主題的小說,《攀巖》的完成度是非常高的,“我”在菊老師的鼓勵下,終于沖破內心的陰霾,找到信仰。其實,到第二次攀巖結束,整篇小說已經是一個很完整故事了。但若在此處收尾,故事情節似乎太“滿”,缺乏適當的“留白”。作者的過人之處,在于她安排了一個相對開放的結局,在“我”找到信仰之后,也迎來了人生的另一次考驗——爸爸去世。“我這才記起來哭了。小區里擠滿我的哭聲。”這個結尾是非常具有藝術性的。短篇小說大師契科夫說過:“不要直接告訴我月亮在閃耀,讓我看到玻璃碎片上的閃光。”《攀巖》的結尾就是“玻璃碎片上的閃光”,是恰到好處的“留白”,給讀者留下許多思考的空間,也讓《攀巖》成為一篇靈動的作品!

          審核 / 梁健

          編輯 / 劉寧

          來源 / 石家莊作家


          分享:
          国产制服丝袜亚洲高清,免费AV在线看,日本无码AV在线观看,人人爽天天碰狠狠添
          免费高清日本AV片 伊久线香蕉观新综合在线 久久精品国产72国产精 成年日韩片AV在线网站 А∨天堂在线中文免费不卡 日本在线不卡二区三区 全免费观看A片在线 日本片在线看的免费网站 久久精品国产99国产精品 日本少妇成熟免费视频 中文字字幕在线中文乱码2019 成熟女人特级毛片WWW免费 中文无码一区二区不卡AV 日本免费毛片在线看大全 免费AV在线看 日本国产亚洲不卡在线观看 丰满少妇人妻无码 波多野结衣高清中文字幕在线 无码免费视频一区二区三区 亚洲综合中文字幕无线码 日本一二三区不收费AV 亚洲AV日韩AⅤ欧美AV 无码中字制服中字出轨中字 亚洲色婷婷爱婷婷丁香五月 秋霞午夜理论视频在线 手机免费AV片在线看 亚洲综合中文字幕无线码 久久精品国产72国产精 .久久国产精品久久精品国产四虎 在线点播亚洲日韩国产欧美
          <蜘蛛词>|